原创
August 11

【原创】与BT-7274

文章目录

前言

我能叫的上名字的游戏可能有几十甚至上百款,但我真正上手玩过的游戏却只有十几款,而其中能让我玩得很沉浸或是感触颇深的可能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如要再谈因此而写作的文章更是少之又少,万字长文更是不必提及。

但今天这篇便是个实打实的万字文章。

我确实很喜欢泰坦陨落2——它正是那款我口中的“很沉浸”和“感触颇深”的游戏。这是一款佳作,彻头彻尾的那种。如果你知道“Apex Legends”这款热门游戏的话,你应该也听说过“泰坦陨落”(Titanfall)这个系列;没错,这两个都出自同一个开发商 Respawn Entertainment 之手。而且有些人可能不知道的是,Apex Legends 最初只是作为 Titanfall 这一系列的一个小作进行开发的,甚至不属于正传的范畴。

流畅的跑酷、富有特色的场景、创新多样的谜题,以及本系列的主题与重头戏:“泰坦”,这种数米高的,搭载着各种重型武器的大型机甲。光是这些关键词就足以让我和很多人为之兴奋和畅想连篇,而事实也没能让我失望。亲手操控着这些融合着多种技术结晶的大型战斗机器,感受钢铁一次次敲击冲击地面的厚重感,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以令人恐惧的身姿出现,抬起武器,烈焰从枪口中迸发——这是很壮观、很震撼与令人爽快的场面,是对我们儿时想象的一种虚拟实现。实诚地说,这游戏很酷(多人更是重量级),并且光看是无用的,你得亲自试试才行。

虽然玩法新颖,这篇文章却并不打算向你介绍这些,而是另一个使它饱受好评的关键:剧情。它的剧情容量略低,实测像我这样的手残玩家,低难度可约 12 小时左右通关,且末尾的终局之战也略显短促。

但是,但是,这个游戏出了个“BT-7274”,也就是那位从头到尾陪伴玩家的“先锋级”泰坦。在我心里,它是游戏中与玩家地位不相上 下的主角,形象和性格都极为鲜明,他与玩家发生的事情是剧情的高光时刻,在终局中更是如此。本文便是从终局之战中 BT 牺牲前的一个时间点开始写作,向你呈现出我的心路历程,了解其中的故事。

说真的,游戏结束,末尾滚制作人员名单的时候,回想起 BT 与我的种种,我真的哭出了声。我真的无比希望 Respawn 可以出泰坦 陨落 3,让 BT 重新回归到这个世界中。

“BT is just fucking awesome.(BT 就很他妈的棒就是了。)”

——某 Reddit 网友

写作方面,写作这篇万字文章耗费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我创作能力不强,写作此类体量的文章不仅是挑战,也是一次新的尝试与实验。我确实遇到了几点困难:

1. 文章编排。我需要把握好略写和详写的度,以及安排任务的出场与说话顺序,确保上下文连贯。

2. 对细节的描写。我极力追求尽可能准确而简洁有力的描写(虽然并不是很成功)。我试图通过一些用词的差异来传达我的情感感 受,以及较为简单地尝试对部分场面进行了描述。

3. 保持对原著的忠诚。我很看重这一点。在情节设计上,我竭尽所能与原剧情中各事件的发生时间与状况等一一进行对应,而对话 内容也是通过截出我游玩时的视频来对着抄的。除了少部分是我自己编的外,剩下的都是原游戏中存在的。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有缺憾也有不足,但也是在我沉寂了数月后的又一力作,一次崭新的尝试,一回全身心投入的旅程,一种我认为向这款游戏表达我的喜爱之情的最好方式。

又及,这篇文章是献给 BT-7274 的,表达我对他的崇高敬意。

这篇文章是完全采用纯纯写作的 Android 和 Windows 客户端编写的(除了我在纸上写的部分)。提起这点并不是为了给它打广告,而是因为它的体验真的是一绝骑尘,安卓里头纯文本编辑器的黑马,是我创作文字的不二之选。快速、简洁、强大是我对它的印象,其备份机制也是几乎最完善的一个,让我可以放下丢失文章的忧虑放心写作。

欢迎你来读这篇文章。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正文

THIS STORY IS DEDICATED TO BT-7274, ONCE A GOOD FRIEND OF MINE.

这个故事献给BT-7274,我曾经的一个好友。

“求救!求救!Viper失去动力源!Viper失去动力源!请求支援!支援!”

“指挥部,这里是BT-7274。Viper已确认击杀。”

Viper终于倒下了!坐在机舱里的我不由得欢呼起来。

Viper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家伙。她的泰坦尤为特殊:除了能如一般泰坦在地面上行动外,空中也是她的战场。她泰坦的背上装载着两 个推进器,赋予了其极高的机动性,填补了它装甲较为轻型的缺点。空中制敌不仅能让她在敌人所不及的安全范围交战,还让她能够全向制敌——尤其是考虑到她所配备了狙击枪与集束导弹时更是如此,敌人几乎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至少,我和BT在一开始与Viper交战时便是如此。老话说,要用魔法对抗魔法,但用新装备对抗新敌人着实不是我的拿手好菜,尤其 是我并不擅长使用狙击枪。不过周旋了几回后,最终我还是用机枪把Viper拿下了,毕竟重火力永远是你最忠实的伙伴嘛。

Viper的一声声求救并未得到回应。这会反抗军已经完全拖住了IMC的舰队,而即便要进行支援,将常规的泰坦在空中运输到我和BT所在的位置也是个难题。

“BT-7274,收到。”反抗军指挥官Sarah Briggs回答道,“接下来你们要登上天龙号(Draconis)货运船,然后保卫其中的圣柜。我们会帮助你们移动的。”

我把目光放到了远处的一艘飞船上。它的船身较大,厚装甲覆盖了整船的外部空间,与先前那些有着外部甲板及武器防御的护卫舰明显不同。虽然理论上运输舰会更可靠一些,但望着它冒出的浓烟,我总有种它要将我们送下地狱的感觉。

“了解。BT-7274已知悉。”但这是战争。战争必然面临着这样的风险。“铁驭,我建议你脱离我,这样我好把你扔过去。”BT的声音单 调而沉稳。这是机器合成语音的缺陷,但在战场上,这反而给了我些许慰藉。BT从未出错过,他是坚实的后盾。我告诉我自己。

我将神经连接解除,跳出了机舱外,然后站在BT的手掌心上。“测定风阻中,计算投掷角度。”BT说着。但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2-4!注意右方!迅速右拐!”一名反抗军铁驭叫道。“2-4”是铁驭们称呼泰坦编号的一种简略叫法。顺着BT的右肩望去,在这艘船顶部的较低处突然又出现了几枚火箭弹,只不过方向很不稳定。

似乎所有人都以为Viper完全倒下了。但现在,Viper用极具威胁性的方式打破了这一猜测与幻想。

顷刻间,那地方跃出了一具泰坦——是Viper,无需多疑。Viper冲向我和BT,用机械臂抓住BT的机身,将我俩带上了空中。两具泰坦都极不熟悉地近身搏斗着。我吓了一跳。两具泰坦的搏斗极其摇晃,我失掉了平衡,从BT的手掌上摔了下去。

“啊!”

说巧不巧,虽然硬着陆的感觉着实让我难受了一会,但我惊讶的发现我居然正好落在了那艘运输船上。另一边,也许推进器已无法再正常运作,BT挣脱了Viper,将后者狠狠摔到了这艘船的上部,离我不远的地方。BT冲向Viper,试图给她最后一击,两具泰坦再一次开始了纠缠。

但很明显,BT在经过刚刚与Viper的缠斗后,他受了伤。他刚刚向Viper冲去时,是一左一右踉踉跄跄地过去的。

BT要撑不住了。我对自己说。这场战斗只要多持续一刻,BT倒下的概率就多一分。

BT和我,我们是最亲密也是最忠实的战友,是无可替代的一对。

不久前,当我和BT重新启动星际通信阵列后,指挥官Sarah便计划要为BT-7274重新分配一名真正的铁驭;我心里清楚我没法反驳,因为再怎么说,我也只是一名步枪手,一切只是因为BT先前的那位铁驭阵亡前将BT临时交与我使用,我才能和BT一路至此。

但说实话,我实在不想离开BT。这倒不是说我贪生怕死,毕竟前线上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只是我们,BT和我,已经能算作朋友,甚至战友了。自战争伊始时的意外相遇,我们行过密林、跨过山峰、穿越时间,以通力协作和出生入死的不变面对多变的战争与未来。

然而说到底,我始终不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铁驭,一点都没有。将BT交付给其它更有经验的人使用,或许对我,尤其是BT,都挺好的。

“BT-7274,资料管理器上显示原来的铁驭已经阵亡。此事属实?”

“是的。拉斯提摩沙将我的使用权转让给了当前的代理铁驭,步枪兵杰克·库柏。”

“等等,拉斯提摩沙要将你分配给一名步枪兵?”Sarah有些惊讶,我也能感受到她从中对我的质疑。

“他没有别的选择了。”

Sarah与BT谈话的时候,我没有出声,算是默许。我抬起头,看着BT,算是在离别前最后看他一眼。

“好的,BT-7274,情况了解。我们将把你重新分配给一名新铁驭。”

“反对。我反对该决定。”BT立即回答道,几乎不容Sarah说完,“不,我并不想被分配一名新铁驭,指挥官Sarah。”他的语气里带着一种要誓死捍卫一切的坚定和执着。

BT到底在说什么?!

“我的战斗效率系统测量显示,我与铁驭杰克·库柏的战斗效率达到了90%以上。”BT边说边打开驾驶舱,将我送回驾驶舱内,但没有关上。“请求维持此链接。”

我有些不知所措。指挥官Sarah也显然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好吧。”Sarah沉思了一会,叹了口气。“你真应该庆幸我们这会实在是无计可施了,BT。准许维持此链接。”

那一刻,我相信,BT和我都是极为高兴的。

而现在,我将要失去BT,而BT也将要失去我。我们曾共同证明,我们的友谊是无人能够打破与撕裂的了的。然而现在有人要这样挑战我们了——还是我们俩共同的敌人——并且是以最为原始残忍的方式。

“我绝不允许你伤害BT一分一毫!”

怒吼着,我拿起手中的冲锋枪对着Viper不遗余力地扫射,几乎是以一命换一命一般的疯狂。我已经不论这是否有用了,我只希望Viper能立刻死在我的面前,将我挚爱的BT归还与我。

在空中转了一小圈后,Viper占了上风,她将BT压在下面,牢牢控制着BT,但BT仍设法挣脱了她,并用集束导弹发射器将她的座舱盖 成功打掉。Viper被惹怒了,再一次扑向BT。“库柏!”BT叫喊着,“对着驾驶舱打!对准驾驶舱!”

我照做了。随着Viper被击毙,BT用手狠狠一推,将Viper从自己的身上弄开。BT此时已经受损严重,不仅失掉了左臂,整体的机械结构业已达到极限。BT肩上的火箭发射器冒着火,举步维艰,仿佛随时就要摔一跤,再也爬不起来了。

“BT,你——你没事吧?”

“左臂严重受损。不过,”BT顿了一下,他的语音合成已经开始出现了错误。“我还可以继续工作。”他的合成语音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吃力感。

BT拖着腿一步步向前移动着,用右臂顶开了位于顶上的一个逃生舱门。“就在这下面,”BT说,“这艘船在极速下坠,只有靠我们了。”我跳了下去,BT紧随其后。

这艘船并不是一艘空船,船上还载着IMC的士兵。

但很显然他们已经没法造成任何威胁了。

“泰坦!一具泰坦!”一名IMC士兵惊叫道。

“别管那么多了!”另一名喊道。

瞬间,船上的IMC士兵在一个个救生艇的发射声中消失不见。大火吞噬着这条求生通道,所见之处皆是钢铁与烈火之间的搏斗。整艘 船舰弥漫着一股钢铁烧焦的味道,我着实不很喜欢。

“警告,船舰高度已下降到9000米。”这艘运输船上的人工智能系统发出警告,“船舰已失去控制,请立即通过救生艇弃船逃生……”

好吧,至少船上只剩下我和BT了。我们也许还有时间。

BT很快够到了主控制室的门,找到了圣柜。但BT也带来了一条坏消息:

“遏制单位大到无法携带。我们得随机应变了。”

BT用他的机械臂在球形保护罩上破开了一个小洞,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库柏,我够不到那个东西,得由你帮我了。”

我跳到BT的右臂上,慢慢接近保护罩里的那个球形玩意。

“警告,船舰高度,6000米。”

正式版的能量密度果然要比先前那个原型的高得多。它在保护罩内悬浮着,创建出一个巨大的能量场。我能感到身体里一股能量流动着,极其有力,仿佛要将我的身体撕成碎片。我也触及不到它的实体,像是有一层屏障在外包裹着它。我抵抗着生理上的不适,用全力将那个球推入BT的座舱中。

“警告,船舰高度,3000米。”

“库柏,我们走吧。”BT听上去有些不安。

BT在前面带着路,但不知为何,BT一踏出门,救生艇通道内便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将我们狠狠扔在地面上。我躺在地上,动弹不得;BT则尚能站稳。BT朝我瞥了一眼,便立刻向我扑来,将我置于其身体下。

这明显是一种保护动作。BT的意图是什么?!

“BT!你在做什么?!”我急得大喊。

“协议三。”BT平静的回答。

BT隶属于先锋级(Vanguard-Class)泰坦,是反抗军逆向工程IMC的泰坦技术的成果。这类泰坦通常搭载着一定的AI自主决策系统, 但其行为仍必须遵守三条核心协议(protocols)——这第三条便是保护铁驭。BT在被设计时便被有意为此。

“把圣柜带出去!”我更急了,“不用理会我!”但眼下,显然,这条协议卡死了BT,有可能甚至会导致反抗军前功尽弃。

“不行,我们被困住了。”BT坚决回答道,“我不会失掉另一位铁驭的了。”

我试图挣扎着离开BT,好让BT被迫放弃我而继续任务。但BT是泰坦,重量与体型都过于巨大,我根本无法挣脱。

“警告!高度——!高度——!高度——!”

“准备冲击,铁驭。”BT话都还没说完,运输船就碰到了地面。地面被砸了一个大坑,黑烟随风飘散。我被撞击所产生的冲击波给撞晕,随即失去意识。

“有一艘船掉下去了!上面好像还有架泰坦!”一位反抗军铁驭盯着雷达上消失的信号惊呼。

“是BT-7274和杰克·库柏!他们在运输圣柜的那艘船上!”另一位喊道,“我看到过他们!”

“妈的!申请救援!不能让IMC拿到它!”

但一切还是太迟了。

当我再度醒来时,身边早已没有了火焰的灼烧感,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刺骨的钢铁。我觉得我应当是被俘虏了,这里应该是IMC的某处地面措施。

我的身体有些麻木,也许是昏迷了太久的缘故。我环顾了一下房间。房间很昏暗,只有房间末尾发出的一阵蓝色亮光无力地驱散着黑暗。BT——它正被吊在一个架子上,大体的机械结构仍然完整,但各连接处损伤严重,裸露的电线因短路发出“吱吱”的响声,闪着蓝焰色的电火花——我觉得它是没法再下地工作了。房间里还有两个人,我猜是IMC的雇佣兵,正在与一个人进行全息通话。

“布里斯克,你的问题我可不管。”那人听上去像是IMC的高层,“你按照合约送达圣柜后,我们自然会付钱给你。”

“最好是那样。”布里斯克没好气地说,“我们当然会把货给你送到。”

通话结束。布里斯克转过身去,用手指着BT,“诶泰坦!”他以一种无理的发号施令般的语气冲BT说道:“快打开舱门,给我我要的东 西!”

“语音指令……无法识别。”BT不带感情地拒绝了布里斯克的请求。所有人都明白BT此举完全是故意的。布里斯克旁边的那位已经忍不住了,直接口出狂言:“让我把它给撕了!”是一个女声。但布里斯克打断了她:“不行,圣柜仍不稳定。”他有些谨慎,“贸然这样做未免还 是风险太大了。”

布里斯克说着,往我这瞥了一眼,发现我醒后,便径直向我走来。他在我跟前蹲下,拿出匕首,威胁我道:“听着大英雄,”他居然称呼我为“英雄”,但显然是带着嘲讽与轻蔑。“你有我们的东西,我要你把它还给我。”他要求道:“快点,叫你的泰坦打开!”

“打开?他的话匣子吗?”我回敬道。

“哎,”布里斯克显然知道我会这么说,他轻蔑地说道:“这么想当英雄吗?”他把匕首收了回去,拿出了手枪:“我靠这份合约赚了不 少钱,我的朋友。”他似乎有些可惜像我这样的人才居然完全不识正道。“叫你的泰坦打开!不然……叫你脑袋开花!”他用枪顶着我的额头 ,手指扣住扳机,狰狞威胁道。

BT的协议三立刻被触发了。“铁驭受到威胁。”BT的视觉模块朝声音方向转了下,“看”着我——“视觉模块连接中……临界值,错误。”但并未成功。

布里斯克已经很不耐烦了。但也许是为了嘲讽,为了羞辱,他让他的手下将我扶起来,押到BT面前。“看到了吗?!他在这呢!在这 呢!”他几乎是指着BT的鼻子说的,如果BT有鼻子的话。BT耷拉着,回复道:“视觉模块……损…伤伤伤…严重重……”似乎BT除了时不时插几句 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外,便一无是处了。

“我才不管你损伤严不严重。我只知道里头还有东西可以运作。”他在BT面前拔出手枪,对着我——我这才明白他此举是想让BT亲眼见证我的死亡,一种无能无力之感。“你应该还认得数字吧?”他假惺惺地问道,扭头过去对着BT。“我数到三,”他将头面对我,“如果你还是 不打开的话,我就让你的铁驭说再见!”

他开始倒数了。

这时我的头盔HUD突然提示我正在解码一段加密信息。

RECEIVING ENCRYPTED MESSAGE.

DECRYPTING...

“一!”他喊道。即刻,解码成功,HUD上显示着:

RECEIVING ENCRYPTED MESSAGE.

BT-7274:

COPPER, TRUST ME.

这不是BT第一次用“Trust me”(相信我)这一个词。战争爆发不久,一次我与BT执行任务时,BT就因无法抵达一处地点,而提议要将我扔过去。那时我很担心BT会失误,但BT对我说了句“相信我”,眼神与动作中充满着信心。事实证明BT确实做到了,而且几乎分毫不差地把我投掷到了目标地点,以后也从来没有失误过。所以,当BT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但就眼下的情势来看,BT能做什么?我很疑惑,但随即全身便被恐惧所占据。

“二!”他又喊道。我绝望了。“三——”就在他喊出这一字的一刹那,一阵蓝白色的光亮从布里斯克身后射出,令人炫目——BT打开了驾驶舱门,他投降了。协议三,保护铁驭,胜过一切。“嘛,没那么难,对吧?”布里斯克故作轻松,他仿佛在狂笑,“小队就是这样,要不一 起赢,要不一起死。”他听上去很得意。

毕竟,没什么比死亡威胁更好使的了。

正当他得意洋洋时,我发现BT的全身突然有了不寻常的震动。BT似乎是有备而来。布里斯克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当他回首试图弄清发生了什么时,一切已经有些迟了。

BT用他的右机械臂抓起一个爆炸桶将布里斯克拍倒在地,所有人都被BT吓了一大跳,纷纷本能地向后退步。布里斯克被一个人急忙移走,剩下的一些人则拿着枪开始对BT射击。但就像我说的,BT可是泰坦,这一点弹药几乎伤不了他。BT随后便以我从未所见的残暴,血腥地用他肩上尚能运作的集束火箭弹将几个来犯的敌人炸成了肉泥,血液随着身体被冲击波撕裂而爆迸出来,并顺带引爆了附近的几个爆炸桶,房间立刻被火焰所吞噬,红橙色的焰光耀武扬威地张牙舞爪着。我被冲击波击倒,眼睛也被火光耀得睁不开。但随即我便听到了一阵钢铁互相碰撞的声音,这声音很沉,但也很响,越来越响——

——是泰坦。

他们的泰坦。

火光闪闪中,我看见一个黑影——一具泰坦——将它的左机械臂猛地捅入BT的驾驶舱,然后蛮横地将圣柜从中拽出。BT毫无还手之力,我也只能在不远处无力地看着。那泰坦一手夹着圣柜,另一边则把手中的武器架在BT的驾驶舱内——那似乎是一架装载在Ion上的“分裂者步枪”(Splitter Rifle),一个射速快、单发的能量步枪。“再见了。”那名女雇佣兵高傲而嘲讽地说了一句,便向BT开火。BT被冲击得左摇 右晃,显出极大的痛苦;我目睹着,眼角闪起了泪花,一眨眼,便已是泪流满面。

“快把圣柜带走!”布里斯克大吼道。那泰坦终于停止了开火,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走近看了BT一眼——驾驶舱损坏严重,尽是弹孔,深深扎进其中的机械结构中——也只能看这么一眼了,我必须得走了。这房间正变得愈发不适合生存,而且也只有如此我才能有希望完成BT的任务。

我走到门前,但不幸的是它被锁住了。它旁边有个控制台,但只是……被俘虏后,我身上的一切都被掠夺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库柏……”

是BT?!我猛回头,看见BT的视觉模块闪烁着微弱的蓝光。我立马冲向BT,生怕BT要支撑不住。BT首先对无法与我再并肩作战而向我抱歉,他的语音中带着一种失落与自责:“库柏……我没法再继续坚守务了……”他然后说,“但你还可以……把S.E.R.E.套件拿去……”BT一字一顿地说着,用机械臂去够自己的视觉模块,扯下并彻底断开了其与自己的连接:“你要存活下来……必须得靠……它……”BT的左臂摔到地面,紧握模块,失去所有电力。

我将视觉模块翻到正面,也就是正对着BT“眼睛”的那一面,它有了响应。其正中间的一个锁止部件自动旋转,解除了锁定。胶囊状的模块两端分别弹出两个腔体。我小心地取出其中的东西——一把构造奇特的小手枪和一把熟悉的骇入匕首。接着,锁止模块进一步解锁,将“眼睛”中央的另一个核心部件弹出,它呈圆锥状,只不过是被削过的,上下都是平面。我把它轻扭出来,揣在身上。我最后看了BT一眼,望了望它在烈火中被火拭摸折磨着的钢铁之躯,转身离开。

我熟练地用匕首破坏并覆写了那个控制台,门立刻听话地打开了。一开门,铺面而来的便是来自外部的新鲜凉爽空气,颇有些天寒地冻的感觉。出了门,HUD右上角的“极限温度”(EXT TEMPERATURE HIGH)警告解除,系统开始执行完整的初始化进程,逐步恢复功能。

[OBJECTIVE] 目标

Survive. Evade. Resist. Escape. 生存、规避、抵抗、脱逃

我也得以一窥那把手枪的基本信息。从表面看,它真的很奇特,也有些不可思议。

[EQUIPPED - SMART PISTOL] 已装备 - 智能手枪

Locks onto nearby targets for guaranteed hits. 自动锁定临近目标,百分百命中。

转过一个弯,我与几名未来得及撤离的步兵交战。这把手枪与我的头盔是兼容的,我能直接从HUD上看到它的信息,包括目标的锁定 状态。我将枪大致瞄准敌人,定位、追踪、锁定,这把枪它一气呵成;轻扣扳机,事实证明了以上种种的正确,它毫无偏差地将这些家伙送上了西天。他们甚至没有一点反手的机会。

枪械声中,通讯系统亦成功恢复,并立即重连到了反抗军的加密频道上。信号微弱,但也不至于无法理解。所有人似乎都对我与BT的生死与否十分担心。当我重新与他们建立联系后,所有人先是兴奋了一阵,但很快发现只有BT的数据核心而非BT的主通讯模块信号,也就是说我拿到了SERE套件,而BT很可能(事实上确实是)已经牺牲。这样,我的处境并不比被敌人直指枪口的境况要好得多——这不是人主导的战场,这是泰坦主导的,只有用泰坦才能打败泰坦。幸运的是,指挥官Sarah找到了些什么:

“还有一具先锋级泰坦!”Sarah在频道上喊道,“把数据给我,我要准备泰坦降落!”她动用了紧急资源调配权,调用了最后一具。我 则继续向前推进者。一会儿,Sarah通知道,“库柏,你的泰坦好了。准备好就呼叫。”此时我也正好来到了室外。我用目光在HUD上选定了位置,就在我跟前。

“泰坦已呼叫。注意回避!”话音刚落,一具全新的先锋级泰坦从天空出现,然后……

轰隆!一声巨响。泰坦降落。它轻盈地飞翔下来,将震撼带给山河,将死亡给予敌人。从大体上看,它与我记忆中的那具基本无异,除了编号——“FS-1041”——不同。我将从老朋友身上拆下的圆台形模块,也就是“数据核心”插入了它的视觉模块中心的插槽中。它一边启动 并站立起来,一边将模块锁定并读取其中的数据。然后,HUD的识别系统显示出了我最为熟悉的名字:

“BT-7274”。

“嗨,杰克。”BT的“眼睛”闪了闪,看着我。

“很高兴看到你活着回来,BT。”我亲切地与BT打了一声招呼。

“事实上,超过了25000%的概率。”BT看着我,然后从后头拿出了一把武器,Legion,一挺重机枪。“BT-7274启动并备战完毕。”他说 ,“让我们完成任务吧。”

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眼,他很精神,拿着重机枪的手也格外有力。我轻轻一跃,BT打开了舱门,用左手臂将我轻轻送入驾驶舱内。

“初始化神经连接完毕。”BT广播了一句。“开始吧。”我心里默念着,然后,BT与我继续踏上了征途。

有了BT-7274的回归与加入,我的战斗力大大增强。BT是我的伙伴,也是战友,我们无可替代,心灵相通。一路上我们杀戮了不知多 少敌军,那一声声爆炸与惨叫便是对我们合作的最好奖赏与证明。

根据指示,我们来到了一处发射站。情报显示IMC将要在此将圣柜作为武器发射到哈墨尼星。圣柜本是一种用来折叠时空,以便时空 穿梭的工具,但IMC却设法以其撕裂时空时造成的巨大破坏的特点,将其改造为星球武器;哈墨尼星则是我们的家园。IMC妄图以时空武器摧毁哈墨尼星,将所有人置于其控制之下——这也便是我们开战的原因,我们不允许人民的自由受到侵犯。

与敌人交战时,设施内的广播开始不断响起。圣柜正被有序部署着,BT和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IMC全体成员,我是马德将军。”是那个先前与布里斯克通话的人。“我们已收到折叠时空武器,预备充能!”

“开始折叠时空武器能量系统。”这个设施的AI系统播报道,“启动瞄准反馈。”

“设定目的地,反抗军星球哈墨尼。”马德将军再次下令。

“瞄准系统启动,哈墨尼星。坐标,264,588,载入。”

在又顺利击败一些敌军后,我们来到了发射设施的所在。隔着防爆玻璃,布里斯克与那位女雇佣兵正在谈论着什么,应该是赏金分配之类的琐事,他们的身旁便是一个巨大的电磁炮,在其底部有一个球状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圣柜的所在。

BT用那挺Legion炸碎了玻璃。布里斯克转过身来,开着舱门,挑衅道:“这么快就找到我们了啊?”他故意略带遗憾地说,“可惜你今 天就要失败了。斯隆,”他转了个半身,对着她说,“这具就算你的了,好好享用吧。”说完,他关上舱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没问题。”斯隆回答,做出应战的姿态。

“装载圣柜注射器第一阶段已完成。”

形势紧急,而且我也没有退路了。我和BT跨进了房间,与斯隆开始交战。

“折叠时空武器进程完成第二阶段。坐标已锁定——自由港系统。目的地:行星哈墨尼。”

“折叠时空武器进程完成第三阶段。计算空间折叠投影中。”

“折叠时空武器进程即将完成第四阶段。轮环动力已达到97%。”

“警告:喷射尾焰可达致命等级。”

总的来说,这次作战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也不难,主要是在狭窄空间内的移动与攻击时机问题。但最终,在一声泰坦的爆炸与斯隆的惨叫声中,斯隆被炸成一堆碎片,永远倒下了。

“好!”我兴奋地大喊了一声。

“库柏!在启动前把圣柜带走,快!”指挥官Sarah指示道。

“库柏,我们得把那东西拽出来!”BT有些不安。

BT尽全力试图将注射器从其中拽出,神经链接也达到严重过载状态。我稳住身体,坚定意志,忍耐着生理不适,将全身力量注入其中。

但命运并未向我们屈服。

“BT,库柏,收到请回答!”指挥官Sarah在频道上呼叫着。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这场战争以我们的失败告终:电磁炮仍成功完成了发射进程。而发射时的尾流,也将BT狠狠冲离电磁炮,撞向我们正后方的操作高台,倒向地面,动弹不得。几乎所有的系统全在一瞬间失效;由于神经链接亦被断连,我甚至能看到驾驶舱被气流冲击出了一个小口——这会BT居然还能保持大体完整简直是个奇迹。我坐在驾驶舱里,有些麻木,与不知所措。

BT的核心组件不可避地受到了些许影响,但其AI系统仍率先重启成功。他向我解释了刚刚发生的事:“库柏……喷射气流的冲击超载了 我的……主内部系统。”他故障与错误并存的语音系统无时无刻不在指示他的系统的崩坏与不稳定。“正恢复视觉系统中……”BT进入了恢复模 式。

座舱内的指示灯亮了起来,这表明BT正重新建立神经链接。但建立后,我所看到的却是半损坏的图像:除了中间部分尚且完好外,四周皆是因镜头部分损坏而导致的眩光、折光、色散等等问题。“视觉系统已恢复。”BT播报道。随后,BT在我视角的中下部分开始回报恢复进程。

> REINITIALIZING ROOT SYSTEMS...

> 重新初始化主系统中…

“我的分析析析结果显示投投投掷是唯一的方法。”BT尽力掩盖着错误,但适得其反的是,这反而是他的语音更加破碎。但抛开其它的不说,BT为什么说“投掷”呢……

> WARNING: HOSTILE TITAN INCOMING

> 警告:敌方泰坦来袭

“警告:敌方泰坦来袭。”BT的警告打断了我的想象。我能感到大地在震动,听到钢铁之间的略显沉闷的撞击声。一架泰坦出现在我眼前,一个人从上面跳下来,半蹲着站在BT的驾驶舱上。

是布里克斯。

这家伙回来要干什么?给我收尸?

“今天算你运气好,‘大英雄’。”他首先以略带祝贺的语气对我说,我不知这是嘲讽还是真心。“我今天不会杀你:我从不多做工作。 但你也别想杀我……”唔,好吧,也许这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东西,像是入场券:它以红色为主题色,上面印着一 个白色的羊头Logo,它的胡须像是撕咬猎物时在它嘴边滴落的鲜血;下面写着名称“Apex”;有些褶皱,看上去他一直随身携带着。“来…这是你应得的,是吧?”他把它轻轻扔到了BT上。

“布里斯克,”马德将军发话了,“那具先锋级泰坦还在!”

“这不是我的问题,马德。”布里斯克说,“谁叫你合约没加这条。”说完便结束了通话,扬长而去,留下我与BT在原地自生自灭。

“我的分析析析结果显示投投投掷是唯一的方法。”BT重复了一遍。

> INITIATING EMERGENCY RESTART - 初始化紧急重启中

> REROUTING AUXILIARY POWER - 重分配备用电源中

> AUX POWER ONLINE - 备用电源已启动

与其同时,BT也开始了检查内置协议——这是先锋级泰坦在设计时的最后一个失效保险,是泰坦们的行动准则——的流程。

VANGUARD-CLASS TITAN: BT-7274 - 先锋级泰坦: BT-7274

MAIN PROTOCOLS - 主协议

BT开始检索数据核心中的内容,HUD上闪烁着乱码。

> VALIDATING NEURAL LINK

> 确认神经链接中

“库柏,帮个忙。”BT突然对我说道,“我的自动导航系统离线了……”他请求道,“帮我进入那个发射装配室……我们非得合作才行。”

> SUCCESS - 成功

> MOTION LINK RESTORED - 运动链接已恢复

BT也成功读取出了第一条协议:我们无可分离。

1. LINK TO A PILOT: JACK COPPER - LINKED

1. 链接到一名铁驭:杰克·库柏 - 已链接。

估计是辅助系统仍处于离线状态,我操控起来格外费力。BT摇摇晃晃,一点一点慢慢地站了起来,全身的机械结构都在极其费力地支撑、旋转着,每一下都举步维艰,精力消耗巨大。

> REBOOTING COMM ARRAY

> 重启通讯阵列中

“我们得继续前进库柏。”BT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努力稳定平衡。“我的反应核心非常不稳,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BT将重心向前轻移,迈出第一步;这一下他重重踏在地面上,整个机体都在摇晃,仿佛就要散架。

“加强信号。”指挥官Sarah命令道。“BT!库柏!请回答”她再次呼叫道,“我们已对折叠时空武器全力攻击,但目标毫发无伤!你们得想办法从内部破坏时空武器,没其他办法了!”她又加了句,“我们的地面部队没法及时赶过去!”

> SUCCESS - 成功

BT此时一瘸一拐地把自己送到了原先装载圣柜的注射器前。注射器的舱口在发射完成后自动打开了。BT先靠近舱门,用双臂撑着注射器舱门,将重心放低,然后将自己挂载到注射器中。

> REROUTING LINK OS V18.723X - 重路由链接系统,版本V18.723X

我不清楚BT此举有何意义——除非……

除非BT想……

“布里格斯指挥官,我有个办法。”BT开口了。此时BT也检索到了第二条协议内容所在的数据块,开始读取。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若 我的反应堆核心被暴露在外,它也许能在折叠时空武器的中心破坏圣柜的稳定性。”

除非BT想牺牲自己。我猜对了。

这时,BT的第二条协议也被解码成功:我们无惧坚守任务。

2. UPHOLD THE MISSION - DESTORY THE FOLD WEAPON

2. 坚守任务 - 摧毁折叠时空武器

“什么?!”指挥官Sarah大声问道。她似乎没听清BT所说的话,对此我居然还有些小庆幸。“我们可以炸毁它。”BT故作轻松地“简略” 重复了一遍。“我正在传送运输船会合坐标给你。”他加了句,让我又感到有些迷惑。

> CONNECTION UNVERIFIED - 连接未验证

> UPLOADING - 上传中

“收到坐标。我们会过去的,那你怎么过去?”

“相信我,我计算过了。”BT自信地回答道。

这会BT已被装载系统自动提升,送入了电磁炮的发射位置,而BT则将自己牢牢锁止住。从电磁炮的加速轨道的空隙向外看去,我看到圣柜发出的耀眼的蓝白色光亮,同时还能看到一些奇怪的环状机械结构在围着它运动着。

BT开始载入第三条协议。

电磁炮轨道上的灯光一盏接一盏地亮起来,表明它即将充能完毕。我和BT要出发了,最后一次出发——为指挥官Sarah,为反抗军的所 有人,为我们人民的自由。

“别担心BT,我哪都不去。”我对BT说道,像是在安慰一个孩子。我与BT是永不可替代的一对,是知己知彼的伙伴,是愿为对方赴汤蹈火的朋友,是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我们不可能分开。我在,BT就在;我们是一体的。我不能纵使放任BT一个人牺牲,因为我无法承担得起失去BT的后果——尽管我们最终也许会被遗忘在历史中。

但没有谁能阻挡我做这个决定了,现在。我与BT-7274共存亡。

别担心BT,我不会离开的。

“收到,铁驭。”BT平静地说道,就像他一直以来的性格那样。但BT似乎有些过于平静了……

平静得很奇怪。

电磁炮充能完毕,它成功地将我和BT送了出去。完全离开电磁炮加速轨道后,视角立刻变得开阔起来。

3. PROTECT THE PILOT.

3. 保护铁驭

我这才看见这东西的全貌:两个巨大的实心钢铁圆环形物体绕着正中间发出强烈光亮的圣柜旋转着。它们很大,宽度大约50米,厚度也有10米左右;从远处看就像不可不谓为某种意义上的超级工程。

只是可惜,技术,被用在了错误的位置上。

这两个环的运动速度很快,几乎将圣柜四面八方都给围住;再加上圣柜本身的能量密度,普通武器也很难在其引力场中对其造成伤害——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句话还是在的:BT和我是由发射圣柜的电磁炮发射出去的,这必然可以突破限制。

但事情并未按照所预计的发展——至少没按照我所预计的那样。

“PROTOCOL THREE: PROTECT THE PILOT.”BT播报出最后一条协议内容。

就在我与BT穿过这些圆环即将到达内部时,神经链接突然断开,驾驶舱舱门打开,一条机械臂从外头将我拉出驾驶舱外。

是BT自己做的选择。

“BT,你在干什么啊!”话都没说完我就被完全拉出舱外,与BT对视。BT的“眼睛”看着我,左手竖起拇指,对我说:“相信我,我计算 过的了。”随即BT用右手将我甩出危险区域,用反作用力将自己一人摔进了圣柜核心之中。BT迅速地越变越小,直到它完全跌入圣柜中央 ,再也看不见——然后,圣柜发生了剧烈爆炸,就像BT所说的那一般。蓝白色的光更加猛烈,仿佛如梦境一般。

BT他成功了。反抗军扭转了败局。也许布里斯克应该听从马德将军的,他所怜悯的BT现在反倒实实在在地成了IMC的绊脚石。

那一刻,我居然有点恍惚。我们胜利了,但代价是什么?

BT-7274,一具对大多数人而言平平无奇的先锋级泰坦。

BT-7274,我最好的朋友。

圣柜引发的爆炸着实不可小觑,至少目前在它附近的所有版块与建筑都无法幸免于难——它们被以几乎超自然的力量从地壳中被撕裂,从建筑中被扯离,形成了一个个不同的悬空平台。另一方面,这爆炸也把我送上了更高的地方,让我能离危险更远一点。

“库柏,BT成功了!”指挥官Sarah以一种近乎欢呼的声音说道,“我们准备抵达接合点位置,我已经在HUD上标注好路线了。”

“你得根据情况借助那些漂浮的平台行事!”她加了句。

我被重力从高空中摔到了其中一个平台上,立刻开始朝指定位置前进。这些平台并不稳定,它们有可能被下边新的被撕开的碎片所摧毁。

至少那儿绝对不是一个适合来跑障碍赛的地方,我得说。但我最终还是到达了接合点的位置。

“库柏,跳!”

我纵身一跃,跌入无尽的深渊中。然后,我看到了一艘小型运输艇。

“已目视目标!”是指挥官Sarah他们。我够到了它的舱门但没完全够住,但还好Sarah及时抓住了我的手。“抓到你啦!”她俏皮地对我说道,脸上挂着笑容。我狼狈地登上了船,Sarah即刻将舱门锁止。

“霸克,执行跃迁!”她下令道。

“收到,已确认!”霸克回答道。

透过舷窗,外面的世界开始扭曲起来,接着又一声巨响,这艘船完成了跃迁,我们来到了提丰星的轨道上。数秒后,圣柜的所在发生了一次更大的爆炸——应当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最无法超越,最震撼,最令人痛心的爆炸——整个星球的板块被直直炸裂开来,一块大陆瞬间变成了数个大洲,来自星球内部的亮红橘色岩浆被喷向数千米的高空,还有无数的物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太空中喷射出来。

我坐在窗边,呆呆的看着,脑子一片空白。但有一点我很清楚:

BT-7274,牺牲了。

无可挽回。

他保护了我,但我却再也无法偿还了。

他走了。太快了。

“霸克,设定到哈墨尼星的航线,送我们回家。”指挥官Sarah说。

“没问题。”他回答道。

战争结束了。我们取得了和平,夺回了我们的权利,捍卫了我们的自由。因为我在战争中的突出贡献,指挥官Sarah决定破例把我这 名步兵编排到铁驭的队伍中去。她说她会分配我到掠夺者军队(Marauder Corps),还会给我分配一具新泰坦。

只是我并不太以此为荣。

战争并不是一样好东西,也因此,从中我们所获得的一切荣誉,都不值一提。除了也许能为你的杀戮艺术的技巧做个佐证罢了。以及我还失掉了BT。

她还提到说,科技部门会先清除我与BT的神经链接——虽然说我并不知道有一具新泰坦会是什么感觉,但若要以此为代价的话,我宁愿拒绝一切。BT的一切,对我而言,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这一次回程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大概是为了同步整个部队的进度。在船上无事可做时,我便常常趴在舷窗前,看着一艘艘反抗军的战舰慢慢驶过,凝视着无限远的星河一言不语。BT的身影,他的一句句话,在我脑海中一遍遍重现而又消失。我有时望向那已成地狱甚至可能已不复存在的提丰星的方向,边总幻想希望BT还能活下来——他也许在爆炸中被送往了另一个时空也说不准——但我不知道,我也不能确定。

船上的所有人似乎都挺开心的,可是我却像被隔离了一般。

某个时候,我哭了。

这场战争后来被称为“提丰星之战”(The War of Typhoon),因为它是在提丰星上发生的,不言自明。我与BT自然是成了名人,我们的事迹也被广为传颂——只能说,“时势造英雄”这句话还是对的。

后来有一家叫做Respawn Entertainment的游戏公司将这场战争改编成了游戏。游戏的名字叫做“Titanfall”——与我们铁驭呼叫泰坦时用的代号一致;主角的名字和我一样,而那具游戏里的泰坦也是我记忆中的“BT-7274”——我不知这是否是出于巧合。

不过,有些时候,一些东西总是不可被替代的。

THE END.

全文完。

Credits

Original story written by RESPAWN ENTERTAINMENT for the game TITANFALL 2. Huge respect and thanks to them.

Rewritten by SCTOP, based on his actual gameplay and feelings.

Assistant Writer: BT-7274

Writing Software: Pure Writer (Android/PC). The GREATEST plain text editor on Android across the globe!

Timespan (First Edition): February 18th, 2022 TILL March 19th, 2022. Reviewed during March 21st to 25th and finalized on March 25th.

-

原始故事由Respawn Entertainment(重生娱乐)为游戏TITANFALL 2(泰坦陨落2)撰写,在此对他们表示超级感谢。

此故事由SCTOP进行二次改编,基于他的实际游戏游玩与体验。

助理写作:BT-7274

写作软件:纯纯写作(安卓/电脑),地球上最好的安卓端纯文本写作APP!

于2022年02月18日开始编写,2022年03月19日完成第一版写作。于03月21日至25日审阅,03月25日正式定稿。

01001010 01000001 01000011 01001011 00111111

mmp我要泰坦陨落3,Respawn!